首頁 生活 居家生活

我的父親

我說父親對母親是一種大善的行為。父親說:那是對一個生命的慈悲。(123RF)
我說父親對母親是一種大善的行為。父親說:那是對一個生命的慈悲。(123RF)

文/燕子
我的父親由於家境貧寒,30多歲才結婚。而我的母親比我父親小12歲,並且智商有問題,就是人們說的「傻」。我從記事起,就是一個經常被人嘲笑、髒兮兮的孩子,我的同齡小夥伴們都不願意和我玩,我就和我的雙目失明的奶奶玩。我還有一個智商也不高的弟弟。

父親是一個性子急、脾氣大、很能幹的人,父親也是一個嗜酒如命的人,一天三頓酒,天天如此。在當地是出了名的能喝,有婚宴或其他事的,都要請他去陪酒,父親菸也抽得很凶。

可憐的母親 暴怒的父親

那時母親和弟弟因為智商問題經常惹父親生氣,父親出手很重,打得弟弟放學不敢回家,放學後在樹林裡藏著,讓我到處找他。父親也三天兩頭的打母親,母親嗓門大,被打後就嚎啕大哭,我怕被鄰居聽見就勸母親,後來母親被打後就離家出走。

記得一天晚上母親又一次被打,非得離家出走,我就在門口使勁拉著母親,不讓她走,可她不聽我的,她比我的力氣大,把我一甩就走了。我那時特別害怕,黑天不敢出屋,就沒敢去追,趕緊跑屋裡勸父親去找找母親。可父親氣洶洶的說:「不找,愛上哪去上哪去。」接著喝他的酒。我再次哭著央求父親去找母親,父親仍是不動。我戰戰兢兢的過了一夜,第二天我再次哭著央求父親去找母親。這時母親被好心人送了回來。

為了讓父親少生氣,我從小就幫母親做飯,看著弟弟。那時我幼小的心靈裡覺得自己怎麼這麼不幸,出生在這樣一個家庭裡,內心充滿了無助和恐懼,也產生了自卑的心理,因為我得不到同齡人的幸福和正常的關懷。

我12歲的時候,經姑姑介紹,我和父親一起修煉了法輪大法,從此父親的改變很大,他首先把菸和酒戒了。我舅舅不相信,他說:「我姐夫要能戒了酒,我就戒了飯。」幾個月後,舅舅見我父親真不喝酒了,感到真心佩服。

父親的脾氣也好了很多,不那麼勤打母親了,只是看到母親不理智的做法還是會生氣。但父親心性提高得很快,打罵聲變得越來越少,母親再也不用離家出走了。我好感謝神,給我一個還算正常的家。

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之後,有一天我和父親想去北京為大法討回公道,當我們想走時,母親躺在床上問父親:你們什麼時候回來?父親摸了摸正躺在床上發燒的母親和弟弟,就和我說:「你留在家裡照看他們兩個吧!」我說:不行,我要去北京。父親說:「那你就去吧,我在家裡看他們。」為了母親,父親沒去成,也許那是他一生的遺憾吧,但他並不後悔。

那是對一個生命的慈悲

後來母親中風了,父親為了讓母親得到更好的治療,帶母親到大醫院去看病,一點也不怕花錢。出院後仿照醫院的康復機械,再加上他自己的創造改進,製作了5種助於鍛鍊四肢的工具,有坐著用的、有躺著用的,也有立著用的。

母親不能行走,也不能自己從床上坐起來,說不了話,大小便也不知道。父親不厭其煩的每天陪母親鍛鍊身體,除了用他發明的工具外,還背著母親在各屋裡走幾圈,走幾圈大概需要很長時間。因為走一圈就得歇著,然後再接著走,父親讓母親雙手摟著他的脖子,腳站在地上,隨著父親的腳步挪動。

父親照顧母親時總是樂呵呵的,用父親的話說,做什麼都是應該的。尤其是母親大便拉在褲子裡的時候,父親也不嫌髒,先用水管沖洗了,再放在洗衣機裡洗。過節時親戚們送來的營養品,父親全省給母親吃。

在天氣暖和的時候,父親用輪椅推著母親去廣場上遛彎,村裡人都對父親投來敬佩的目光,背後人們都在議論:他也就是煉法輪功的,要一般的人用不了一年就得讓她回去。因為他們都覺得母親沒病的時候,一個不正常的人,病了還給她治,還這麼精心的照顧她,不知圖個啥?

我說父親對母親是一種大善的行為。父親說:那是對一個生命的慈悲。

6年後母親再次出現腦溢血的狀況,大面積腦梗在重症監護室裡住了兩天,已經沒有了呼吸,只有心跳,醫生說,讓她回家吧!

當時,父親的話讓在場的親戚們都為之動容。父親說:「能不能給我留個植物人?」醫生說,那得再觀察幾天,看有沒有自主呼吸才能出結果,估計連一半的機率都沒有。

母親出殯的那天來了很多人,外婆家的表姨表舅們,還有村裡的鄉親們都對父親大加讚許,有的對父親豎起大拇指,誇父親不容易,是個難得的好人。

生命的改變,讓父親對母親由恨到愛再到慈悲!讓父親經歷親人的生死離別之後,仍然保持一個健康樂觀的心態,而且成為一個這麼好的人,並努力把自己變成一個無私的人……

——轉載自「明慧網」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