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

瘟疫有眼 避開正氣君子之地

重操守有氣概的朱暉,在一生中不求名不求利,都秉持節操、實踐著仁義禮智信。他的勁節氣概發出的正氣,一定在天地間閃閃發光,所以連感染動物的瘟疫也避開了他的領域。(Shutterstock)
重操守有氣概的朱暉,在一生中不求名不求利,都秉持節操、實踐著仁義禮智信。他的勁節氣概發出的正氣,一定在天地間閃閃發光,所以連感染動物的瘟疫也避開了他的領域。(Shutterstock)

文/允嘉徽
東漢時,臨淮郡四方的各地發生牛隻大疫,惟獨朱暉出任太守的臨淮郡沒有任何疫情發生,鄰郡有許多人都牽著牛,到臨淮郡境內去避疫災。

朱暉字文季,是南陽宛人,歷代仕宦從政,家世顯達。父親朱岑遊學長安時和劉秀(後為光武帝)為故交。劉秀即位光武帝時,朱岑已經去世了,就召來其子朱暉授官為郎。朱暉個性莊敬自重,自我要求嚴格,進退必守禮節。不久後他辭官在太學進修,直到學成。他的高尚品行得到儒生們的稱讚。

朱暉守禮重節,但不文弱,具有大魄力,做事非常果敢,在少年時期就顯得與眾不同。

他十三歲那年,篡漢的王莽的新政失敗,時局大亂,天下不安。朱暉的家鄉也是盜賊蜂起,父親早已不在,他隨著母親娘家族人從田間逃入宛縣城避難。在路上他們遇到一群盜賊,賊人們手拿鋒利的刀子專找婦女下手,掠奪衣服財物。朱暉同行的人都很惶恐,趴在地上不敢動。這時朱暉竟一人挺身而出,他拔劍上前對那群搶劫的盜賊挑戰,揚聲說道:「財物都可以拿走,但是這些媽媽長輩們的衣服都不許動。今日我朱暉拚死也要跟你們搏一搏!」那些盜賊看他一個小少年郎卻是志氣高昂,就笑著說:「小子把刀收起來吧!」說完就放下他們離開了。

郡吏有德 疫情不入轄郡

當朱暉在家鄉當郡吏時,太守阮況曾經看上朱暉家的婢女,想要買下來,但是朱暉不應允。後來阮況死了,朱暉致送厚禮到他家。有人譏諷他,朱暉說:「從前阮府君(尊稱太守)有求於我,我不敢聽命,是怕以財貨汙辱了他。現在他不在了,以禮相送,表明我的心跡,當時並不是因為愛惜之意而不答應他。」

朱暉為官非常剛正,執法以百姓、國家的福利為衡量,以道德節操為依歸,當為而為,當行而行。他當官任用人才時,也都是選拔誠實勤幹又嚴格執行任務的人。那時,皇帝想要嚴格整頓宮中宿衛,就任命朱暉做了衛士令。第二次陞遷他做臨淮太守。

朱暉的手下吏員都很敬畏他的威德,而鄉人百姓則很懷念他的恩惠。吏人為他作歌,讚揚道:「強直自遂,南陽朱季;吏畏其威,人懷其惠。」

東漢光武帝建武十六年,臨淮郡四方的各地發生牛隻大疫,惟獨朱暉出任太守的臨淮郡沒有任何疫情發生。當時,鄰郡有許多人都牽著牛,到臨淮郡境內去避疫災。

自臨淮郡太守之位離任後,朱暉在山野草澤中隱居,不見客人。這時期,穿布衣茹草蔬是他的最愛,他也不與地方人士交往,鄉黨都譏笑他孤傲。到了建初年間,南陽地方發生大饑荒,米價高騰;朱暉把他的家財全部散盡,分給那些貧困體弱的同族、同鄉和舊交。這時家鄉的氏族們都來歸附他。

有情有義 不負生死相託

同縣張堪也是個有德之人,每次與朱暉相見,都以朋友之道相待。

朱暉因為張堪孚眾望有盛名,不和他攀交情;張堪則對朱暉很交心,曾對他說:「身後想託付妻子給你。」當下朱暉舉了手,口中卻沒說什麼。後來,張堪出仕為漁陽太守,朱暉則為臨淮太守,豈知往後的人生中,他們就沒能再相見。

南陽發生大饑荒時,張堪已經死了,張妻真的陷入貧窮困頓之中。朱暉親自去探望她,見到她困厄不堪,就竭盡所有把自己的東西分送給她。往後的歲月,每年送她米穀五十斛,玉帛五匹,照顧她的餘生。

同郡中還有個陳揖是朱暉的好友。陳揖早死,留下一個遺腹子叫陳友,朱暉經常照顧這個好友的遺孤。司徒桓虞當南陽太守的時候,徵召朱暉的兒子朱駢做官;朱暉推辭掉了給兒子朱駢的機會而推薦了陳友。司徒桓虞十分感佩,於是徵召了陳友。

重操守有氣概的朱暉,在一生中不求名不求利,都秉持節操、實踐著仁義禮智信。他的勁節氣概發出的正氣,一定在天地間閃閃發光,所以連感染動物的瘟疫也避開了他的領域。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