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養生 健康醫療

您怎麼看?美國醫學博士談「羥氯奎寧」

圖為羥氯奎寧。(GEORGE FREY/AFP via Getty Images)
圖為羥氯奎寧。(GEORGE FREY/AFP via Getty Images)

編譯/鄧正梁
Simone Melissa Gold是美國醫生、律師、作家和美國前線醫生(America's Frontline Doctors)的創始人,她去年(2020年)出席「美國轉折點」Turning Point USA活動時,接受大紀元/新唐人媒體專訪時談到,她對羥氯奎寧(Hydroxychloroquine)的看法與一些引申的問題。

Simone Gold本是一位臨床醫師,當她遇見中共病毒(COVID-19)感染者時,她對病人做了快速的檢查,並開了羥氯奎寧與鋅的處方,患者在服用藥物後,12小時內就得到了改善,三天後就幾乎完全康復,她覺得這與她所讀到的論文完全符合,是可行的方案。但是,他的醫務主任突然對她說,如果再開這樣的處方給病人服用,就會被解僱。

Simone Gold覺得非常奇怪,醫生沒有權利開自己認為可以治療病人的處方,奇怪的還不只如此,她所處的加州州長,還有美國另外近40個州,都明文禁止醫師開羥氯奎寧的處方。當時她還收到一封信,上面寫著,如果醫師開了羥氯奎寧處方,是很不專業的行為,言下之意就是,她的工作可能會受到威脅,甚至失去行醫權利。Simone Gold說,「她可以為瘧疾、風溼性關節炎和紅斑狼瘡患者開羥氯奎寧的處方,卻不能為中共肺炎的患者開這種處方?她的潛意識中已經意識到了這很不對勁兒,這一定有什麼問題,很長時間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了。」這就是為什麼Simone Gold醫師開始大聲疾呼,宣揚她的理念。

當記者問到問題出在哪裡?什麼理由導致這些事情的發生?Simone Gold直覺的回答道,「現在的資訊誤導如此的極端,連醫師都在被洗腦,醫師讀了專業書籍,又讀了許多醫學期刊,本來應該有自己的見解,現在卻沒辦法按照自己原有的專業去做事,卻可以聽臉書或推特的。」而臉書、推特又對Simone Gold這樣的人進行嚴格審查。

Simone Gold醫師十分失望,她發現,其他醫生並不一定是批判性思考問題,但她也知道她不是唯一能進行分辨性思維的人,於是她想在網路上尋找其他可以清晰思考的醫生,他們匯聚一堂,成立了「美國前線醫生」。

Simone Gold表示,她的用意是希望把真理帶給美國人民,並來到華盛頓,在健康與教育峰會上,進行了7個小時的教育論壇,在最高法院穿插了一個小時錄影,影片也開始流行起來,那些醫生說的都是事實。在沒有接觸任何媒體的情況下,直接進入社交媒體,才剛剛發布資訊,就獲得了兩千萬的瀏覽量。因此Simone Gold醫師大聲疾呼:反對醫學界的資訊誤導!

令她非常驚訝的是,她被兩家醫院草率的開除了。其中一家理由是她出現在一個令人尷尬的影片中,另一家醫院只因其開羥氯奎寧加鋅的處方,持續受到威脅。現在仍和兩家醫院處在訴訟前階段。Simone Gold醫師表示,「這讓我非常痛苦,因為本來一生都在從事急診工作,卻因參與了一些抗議虛假資訊的宣傳活動,就被解聘。」而且現在有將近200項研究表明,羥氯奎寧對治療COVID-19有效,而美國醫學會從參議院聽證會的不同證詞中撤出,對美國人民撒謊,對Simone Gold醫師十分嚴苛,導致現在完全不能行醫。

Simone Gold醫師接著說,「虛假資訊的深度令人感到震驚!在世界各地都在發生。虛假訊息是誤導西方國家的主要問題,不只美國,在英國、加拿大、比利時、法國都有。這不是政治,是另一回事。是金融利益……」

Simone Gold醫師沒有個人的政治觀點,不是政治敏感的人,是一位母親,本是一名急診科醫師,父親也是醫師,雖有個人的政治信仰,但與任何事情都沒有關係。事實很明顯,一種既便宜又安全可靠,在世界各地都可以買到,已存在數十年的藥物,有療效,而卻被告訴你不能使用它。

中共病毒讓世界上的每一個人都處在死亡的威脅之中、失業的危險之中!不論你是哪一派——左派、右派、中間派,都有被感染的可能性!只有像Simone Gold醫生一樣,把事實真相說出來,明辨是非,每個人才會得到真實的資訊,才有機會得到真正的安全。◇

※以上觀點,提供您另類思考。


加入《養生-大紀元》粉絲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