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養生 心靈健康

【心靈視角】價值的邊界 什麼事值得你以「身心症」相許!

每個人的性格後方,都有個價值巨人存在,它會推搡人成為「攻擊手」攻擊他人,但更多的是攻擊自己。(123RF)
每個人的性格後方,都有個價值巨人存在,它會推搡人成為「攻擊手」攻擊他人,但更多的是攻擊自己。(123RF)

文/吳雁門
大選之後,海波未平,老張仍然悲憤不已,說到激動處,他坐立不安,轉個身以俐落而隱密的手法掏出一顆藥,吞了之後繼續開嗆。真的有一種價值,值得我們以「血壓」相許?

既非坐轎人也非抬轎人,他和許多民眾一樣,談不上是政治狂熱分子,但在外溢的選舉氛圍中,自許是中間選民,且代表正義的一方,重點是所堅持的正義主張可能是脆弱的,而卻被自己所認同的價值綁架,他原先就有的焦慮行為,在這段時間似乎加重了。

國際心臟科權威伯尼.羅恩醫師〈Bernard Lown〉認為,每一種情緒波動,無論是痛苦、歡樂或是希望、恐懼,它所造成的影響都會延伸至心臟。老張的循環系統血壓出了些狀況,他無奈的說,這輩子被自己的性格、習慣和態度害慘了。

人有自毀傾向?你為什麼要攻擊自己!

一個人的性格、習慣和態度,對應著其對人、事、物的反應模式,這是日積月累架構起來的價值體系。早年稱作精神官能症、心身症、身心症,或近期為更多人認識的自律神經失調,其症狀的出現,生化因素之外,大抵與性格及壓力有關。每個人的性格後方,都有個價值巨人存在,它會推搡人成為「攻擊手」攻擊他人,但更多的是攻擊自己。

老牌精神分析學家佛洛伊德對人類的行為曾有悲觀的觀察,他宣稱人從出生就有很強的「自毀傾向」;同個時期對人類行為的研究結論也指出:人類的最大仇敵是其本人。一個世紀過去了,人類是否變得更快樂,更喜歡自己?

試著套入現代人的生活態度,放開心眼看看周邊人,他們是怎麼對待自己的?有多少身體肥胖和三高者,依然喜歡美食且無肉不歡;工作上追求卓越績效,腦力與體力早掏空了,卻還是無法消停下來;滿腦子負面與非理性思維,想法控制了行為,致使身心俱創。

上述的現象,部分詮釋了人有自毀的傾向,至於熬夜、酗酒、飆車、刺青、暴力、耽溺網路與藥物濫用,更是直接的攻擊自己了!

別鬧了,你我堅持的是永恆的價值?

人會被價值綁架的,從個人至家國大事,因價值不同而起的紛爭與攻擊事件指不勝屈,許多事連對的價值都搆不上,何況永恆!拱著我們以身心症相許的價值,往往經不起檢驗,而身心狀態正扮演著檢驗員角色。對大選結果無法接受的老張,血壓飆升和加深的焦慮症,正傳遞著警示訊息,要和價值劃出道來,別入戲太深,否則身體是不答應的。

一經理人拚搏兩年之後,恐慌症悄然上身,職場上的競爭壓力使人人成為近敵,加上個人高標的績效要求,半年來,他發現身心的控制感不見了,恐慌發作時因頭痛、心悸、密閉空間壓迫感、逃脫衝動、體力變差、害怕即將死去,而有多次至急診室就醫的紀錄。

本身追求完美,缺乏心理彈性,又承受著績效的酷刑,最後賠上了健康。假使涉入一項價值領域且越界了,如上述經理人做久了績效的囚徒,身心症狀此起彼落,就試著重新詮解、調整對事業、工作與效能的價值認知,啟動改變的引擎,方能從問題的泥淖裡抽身而出。

立一道以「身心健康」為指標的閘門

第一道身心健康的閘門,要拉出價值的邊界來,家庭成員與人際之間互有邊界,如出嫁的女兒,關心兄弟姐妹應該適當,但不宜包攬原生家庭成員的大小事物;價值的邊界,假設我們認定了慈善的價值,要戒慎的是別逾越了自己的能力。

建立預警系統屬於第二道閘門,身心症的出現都有兆頭,某種症狀冒出的頻率多,或時間持續久了,心理預警黃燈一亮,優先要做的是,停下來,停下當前或手邊的工作;轉向,取出球鞋,離開焦慮的現場;調頻,接收的訊息調至「緩、慢、圓」鬆乏與靈性的心理頻道上。

價值清倉與更新,這是諮商歷程中必須做的,將蠶食與毀壞自己的負向價值打包移走後,導入符合理性指標的價值,且換個執行方式,你會發現價值觀變了,自己似乎擁有了一個嶄新的生命!

有一回,一位為單戀所苦而自殘的高中生問我,相不相信永恆的愛情?我思索著正想回答時,他自己給了答案:「我相信愛情,但沒有永恆!」談話結束,我解除了和他的諮商關係。至於拎著藥包,周旋於多家醫院的你,悟到了什麼?

【作者簡介】吳雁門,詩人、資深教育、輔導與諮商工作者,20年輔導師資培訓經驗。其詩有湖海氣,評論則溫馨有情,為兩岸詩家所喜。「心靈視角」專欄,作者以詩人之眼和敦厚的詩心,關注及記錄人間萬象,要為奮進的人生讚聲。◇


加入《養生-大紀元》粉絲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