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文化 副刊創作

山海經裡的故事1:南山先生的藥鋪子(3)

 《山海經》這本書曾被認為是荒誕不經的幻想故事,古人可能跟我們不一樣,他們應該是真的可以跟天地相通;古代的世界可能也跟我們現在不同,那是全然不受文明汙染,純樸又神聖的世界。(聯經出版公司提供) 《山海經》這本書曾被認為是荒誕不經的幻想故事,古人可能跟我們不一樣,他們應該是真的可以跟天地相通;古代的世界可能也跟我們現在不同,那是全然不受文明汙染,純樸又神聖的世界。
《山海經》這本書曾被認為是荒誕不經的幻想故事,古人可能跟我們不一樣,他們應該是真的可以跟天地相通;古代的世界可能也跟我們現在不同,那是全然不受文明汙染,純樸又神聖的世界。(聯經出版公司提供) 《山海經》這本書曾被認為是荒誕不經的幻想故事,古人可能跟我們不一樣,他們應該是真的可以跟天地相通;古代的世界可能也跟我們現在不同,那是全然不受文明汙染,純樸又神聖的世界。
文/鄒敦怜

山海經裡的故事1:南山先生的藥鋪子(1)

山海經裡的故事1:南山先生的藥鋪子(2)

落魄書生的考驗

南山先生要我做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改口叫他「師父」。

我到了才知道,師父從來不收徒弟,要不是因為爺爺,我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。本來以為自己一個人待在這裡,會覺得沒趣兒,沒想到這都是多想的,這裡太多讓人覺得新奇的事物,就拿大堂那面百子櫃牆來說好了。

大堂的整面牆,都是透著香氣的松樟木做成的,上頭有數不清的小箱子。上面幾層比較小,下面幾層比較寬。到底有幾個箱子呢?我問了師父,師父微笑的說:「我已經弄不清楚了,你可以自己數一數。」

我一點也不相信這句話,哪有大夫弄不清自己家的藥箱有幾個?不過,師父這番話讓我好奇得不得了,我真的花了一整天的時間,慢慢的數了一遍。整個大堂裡的箱子,一共是三千六百個!

小箱子裡頭當然都是可以治病的藥材,師父允許我有空就打開櫃子瞧一瞧,說這樣找機會先認識藥材也好。我聽了當然照辦,我最喜歡好奇的東看西看了。

拉開箱子,裡頭的東西可奇特了,有的像是石頭泥土,有的是壓得乾乾扁扁的奇異動物,大部分是晒得乾乾的植物。每次打開箱子都像打開某個不知名的寶盒。

有一個櫃子裡的東西,看起來灰撲撲的,聞起來帶著土味,這東西晒到太陽的時候會變成金黃色,在月光下擺著又變成銀白色,要是放回箱子裡,沒多久又回復成死灰的枯枝。

另一個櫃子裡的乍看像一顆顆晒乾的毬果,大概是栗子一般大小,表皮上布滿鵝黃色的細毛,搖晃時裡頭會發出聲響,怪的是每次搖晃發出的聲音都不一樣。

還有一次我一打開箱子,裡頭的像沙粒的東西就全都黏到我的手上,怎麼甩都甩不掉,越是搓揉沾黏的範圍越大,我急得去洗手,那些東西反倒像水泥一樣變硬,害得我只好連跑帶跳的到師父面前求救。

師父的藥鋪子在整個招搖山赫赫有名,只是山下的海岸像一道防線,能上來的病人還是不太多,所以每一個親自找上門來的病人都是有緣人。有人來看病的時候,當然都是師父親自把脈,接著在黃紙上龍飛鳳舞的寫了藥方,之後開始抓藥。第一次看師父抓藥,我驚訝得下巴都要掉下來。

他熟練的拉開箱子,這裡抓一把、那裡拿一點,手一抓就是斤兩十足。箱子高高低低的,師父就像飛簷走壁一樣跳上跳下的,沒多久幾帖藥就抓好。這時我會聽到:「小難,接手。」

我負責把藥材放在棉紙中央,包好後再用細草繩紮成一個小包,就像我在家裡最愛摺紙一樣,這點難不倒我。

既然不是每天都有病人造訪,所以大部分的日子,只要天氣還不錯,沒有起風下雨的時候,師父都是帶著我到外頭尋找新的藥材,我們的足跡常常離開招搖山,到更遠的地方。

有一天,我們在樹林裡走著,一道影子閃過。在高高的樹梢上,有個深灰色的身影。牠一開始像猴子一樣,兩隻手抓著樹枝從這頭擺盪到另一頭。我看著那擺盪的弧形線條,突然「啪」一聲,那根枝條斷了,我的心臟縮了一下,牠會不會掉下來?

當我忍不住叫出「啊」的時候,那個身影正面朝著我,我看得清清楚楚,那是一張人臉,還朝著我吐了吐舌頭,這到底是猴子還是人啊?

我的「啊」聲還沒叫完,那隻「猴子」竟然振起翅膀,搧起一陣風,掠過我們眼前,一邊飛遠還一邊發出低鳴。

「師父……」

我轉頭喚了一聲,卻看到師父面色凝重。

「這是獸類還是鳥類啊?」

「這是鴸鳥,不知道從哪裡飛過來的,牠只要一出現,就沒什麼好事。」

「就一隻鳥而已啊,牠會帶來疾病嗎?」

師父搖搖頭,朝著鴸鳥飛走的方向看了又看,緩緩的說:

「傳說中,鴸鳥一出現,讀書人就要遭殃了,牠不是吉祥的動物,牠暗示災難就要發生。」

那隻外形奇特的鳥,相傳是堯帝兒子丹朱幻化而成的,丹朱沒有父、兄的美好德行,所以沒被推派出來成為新的領袖,丹朱很失落,他的怨恨凝結成強大的詛咒,他化成鴸鳥,只要鴸鳥一出現,就代表讀書人要倒大楣了,不是被流放就是厄運連連。

我心中是有點慶幸,幸好我不是「讀書人」,這鴸鳥出現,跟我應該沒什麼關係。只是師父繼續說:「在位的讀書人,若是認真做事,不肯同流合污,一定是好官。你想想,會被流放的,都是不諱直言進諫的,或是堅守原則按本分做事的。這樣的好官被流放或是不受重視,你想想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!」

師父說得那麼嚴重,害我心裡嘀咕了好幾天。不過這裡天高皇帝遠,我想就算有什麼事情,也輪不到我擔心。但是,我才高枕無憂沒幾天,一位瘦瘦的書生,竟然在有一天的傍晚,來到藥鋪子。

這個書生白白淨淨的,年紀應該不太大,但是看起來顯得蒼老,他面有菜色,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。眉頭皺得幾乎打結,盯著他看的我,也忍不住憂心忡忡了。他走進來時,沒多說話,但師父好像知道什麼,也不問他。只是叫我:「小難,你去準備點吃的端過來。」

我從蒸籠裡,拿出一個肉包子,一個雜糧饅頭,裝在盤子裡端了過來,又倒了一大杯水,書生也不跟人客氣,拿起一個大口咬,他看起來真的餓了。饅頭一下子吃了大半個,水喝了大半杯,他才說:「南山先生……」

這個書生說自己因為家境貧窮,所以很早就立志讀書,偏偏每次考運都很差,連著十幾年了,前年好不容易考取,也上任了,只是工作一直出差錯,上個月被拔了官。

「我已經走投無路了,是我做得不夠好嗎?怎麼老是厄運連連?聽一個朋友說,您曾經給他一個方子,他吃了就精神百倍,我要是也能得到那個方子,我就有更多時間可以做事了……」

「你說的是很多年前來的李其,他現在應該已經是縣官了吧?」

「是啊,他是我的好朋友,他說你一定有辦法。」

「你的問題跟他完全不同。那時世局還算穩定,他只是沒辦法專注讀書,我只是讓他吃幾次當歸尚付湯,沒什麼特別。」

「只有這樣?當歸尚付湯?那是什麼?」

「是的,尚付鳥是我們南山出現的鳥,只是很難得見到。牠的顏色赤紅,有三個頭,每個頭上有一對眼睛,背上有三個翅膀,長著六隻腳。吃了牠的肉,可以精神百倍,就算不睡覺也不會累。李其只是要改掉原本貪懶的惰性,所以他只需要那個。」

「我服用當歸尚付湯也可以嗎?」

書生的眼睛亮了起來。

「沒用的,幾天前這附近出現了鴸鳥,每回鴸鳥出現,就是讀書人遭殃的時刻,你做得再多也只會遭來更多的禍事,要小心啊!」

書生原本稍有生氣的臉龐,聽到這樣的結論,頓時又黯淡了下來。

「不過,我可以找一些東西讓你帶回去。」

師父說完,開始翻找藥箱,看到那神乎其技的上上下下,書生眼睛眨都沒眨。(節錄完)——摘編自《山海經裡的故事1:南山先生的藥鋪子》/聯經出版公司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