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

千古奇書《西遊記》(上)

中國北京頤和園長廊上的《西遊記》繪畫。(維基百科)
中國北京頤和園長廊上的《西遊記》繪畫。(維基百科)

文/神韻藝術團
《西遊記》唐僧師徒,各有來歷。唐僧前生是如來佛祖的二徒弟,名喚金蟬子。因聽法時打瞌睡,犯了輕慢佛法之罪,被貶下凡塵,托生成「唐玄奘」。

神韻舞臺上《西遊記》的節目歷年來受到觀眾的喜愛,唐僧、孫悟空、豬八戒、沙和尚師徒四人的形象維妙維肖,深入人心。高科技天幕將孫悟空上天入地的神通真實的呈現在觀眾眼前。寓教於樂的故事發人深省,啟迪人心。那麼這些節目的出處——吳承恩的原著《西遊記》究竟是一部怎樣的書?在燦若星漢的傳統文化寶庫中,它為何占據如此重要的位置呢?讓我們一探究竟。

《西遊記》成書於十六世紀的明朝中葉,作者吳承恩,講述唐三藏、孫悟空、豬八戒、沙僧師徒四人(如果算上白龍馬,則為師徒五人)西行求法的故事。

唐僧取經,在歷史上實有其事。唐僧,號玄奘,俗姓陳,名禕。洛州緱氏(今河南偃師)人,出生於隋文帝仁壽二年(西元602年),十一歲出家,年輕時就以其神悟,成為名滿京城、蜀中的名僧。

玄奘有感於當時流傳於中土的佛法紛亂難明,於唐貞觀三年(西元629年),從唐都長安出發,前往印度取經。途徑今天的新疆、中亞地區,歷時十七年,跋涉五萬餘里,於貞觀十九年(西元645年)回到長安,取回梵文佛經六百五十七部。其後組織譯經,共譯出經、論七十五部,凡一千三百三十五卷。玄奘因此成為中國歷史上首屈一指的佛學家、翻譯家、旅行家,對於佛法在東土的流傳,做出了劃時代的貢獻。

唐代以後,玄奘西行故事廣泛流傳於民間,逐漸變得亦真亦幻、豐富離奇。明代中期成書的《西遊記》以玄奘求法故事為基礎,增加了大量的人物和奇幻多姿、趣味橫生的情節。《西遊記》一出,唐僧、孫悟空、豬八戒、沙僧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,「大鬧天宮」、「三打白骨精」、「三借芭蕉扇」等故事膾炙人口,成為中國文化十分獨特而又引人入勝的一部分。

取經緣起

取經緣起於如來佛「普度眾生」的一念。如來看四大部洲,只有南贍部洲「貪淫樂禍,多殺多爭,正所謂口舌凶場,是非惡海。」於是動念要尋找一個大根器之人,讓他經歷千辛萬苦,到西天「求取真經,永傳東土,勸化眾生。」觀音菩薩領命,果然尋找到師徒五人,歷經九九八十一難,終於取得真經,五人同時修成正果。

話說唐僧師徒,各有來歷。唐僧前生是如來佛祖的二徒弟,名喚金蟬子。因聽法時打瞌睡,犯了輕慢佛法之罪,被貶下凡塵,托生成唐玄奘。

孫悟空本是東勝神州花果山水簾洞的石猴,因感人生無常,前往西牛賀州拜道家祖師修習長生不老之術,學會七十二般變化和筋斗雲。後來因為爭鬥之心不除,大鬧天宮,被如來佛祖壓在五行山下。

豬八戒本是天河裡的天蓬元帥,只因帶酒戲弄嫦娥,玉帝把他打了二千錘,貶下塵凡。沒想到走錯了道路,投在母豬胎裡,變成長嘴大耳的醜陋模樣。

沙和尚本是凌霄殿下的捲簾大將,只因在蟠桃大會上,失手打碎了琉璃盞,玉帝把他貶下界來,在流沙河遭受飛劍貫胸的懲罰,忍飢耐寒、吃人度日。

那白龍馬,本是西海龍王敖閏之子,因縱火燒了殿上明珠,被父王表奏天庭,告了忤逆之罪。玉帝把他吊在空中,打了三百,不日遭誅。

觀音菩薩來東土尋求取經人之時,正是唐貞觀十三年。唐太宗李世民召開水陸大會,請有道高僧,講經說法,那高僧正是眾望所歸的玄奘和尚。觀音菩薩化身成一個癩頭和尚,點化玄奘,去西天天竺國大雷音寺我佛如來處,求取大乘佛法。於是太宗與玄奘結為兄弟,派遣玄奘去西天取經。

玄奘沿途收孫悟空、豬八戒、沙和尚為徒,犯罪待斬的小白龍也化作一匹白馬,充作唐僧的腳力。師徒五人,同心戮力,征服重重艱險,經過九九八十一難,終於功德圓滿。

明代中期成書的《西遊記》以「玄奘求法」故事為基礎,增加了大量的人物和奇 幻多姿、趣味橫生的情節。(Shutterstock)明代中期成書的《西遊記》以「玄奘求法」故事為基礎,增加了大量的人物和奇 幻多姿、趣味橫生的情節。(Shutterstock)

西遊之奇

《西遊記》之奇,奇在境界。和玄奘取經不同,《西遊記》的故事跨越四大部洲、十方世界,不管是玉皇大帝的凌霄寶殿、還是我佛如來的雷音寶剎;不管是四海龍宮,還是幽冥地府;不管是波濤滾滾的通天河,還是烈焰騰騰的火焰山;不管是女兒國,還是朱紫國,都成為取經者表演的舞臺。其他雄奇、婉約、幽僻、險怪,種種境界,固無論矣。

《西遊記》之奇,奇在情節。石猴本是吸收了天真地秀、日精月華的一塊山石,說起出身,已然奇了。更奇的是,這石猴不滿足於花果山的富貴榮華、水簾洞的無拘無束,竟然發心修道。

悟空學會七十二般變化,一個跟頭十萬八千里的筋斗雲,又在東海龍王的龍宮裡取得可以如意變化的定海神珍鐵,在太上老君的煉丹爐裡煉出火眼金睛,可以鑽天入地、呼風喚雨,已然奇了。更奇的是,縱然這猴頭神通廣大,仍然逃不出如來佛的手掌心。

美猴王有真假、唐僧有真假、雷音寺有真假,已然奇了。更奇的是,連在西天極樂世界求取的佛經也有真、有假。其他車遲國鬥法、五莊觀竊參、子母河懷胎、木仙庵談詩,種種奇情壯采、妙想天外,固無論矣。

《西遊記》之奇,奇在人物。在《西遊記》的世界裡,不光有世上凡人,還有多到數不過來的神佛仙怪;神、佛、仙、怪裡,不光有佛家的如來、菩薩、羅漢、金剛,也有道家的玉帝、王母、老君、天王;不光有正神,也有各式各樣的妖魔鬼怪、魑魅魍魎。師徒五人裡面,白龍化馬已然奇了,更奇的是沙僧在流沙河吃人度日,一旦皈依正法,則吃苦耐勞、道心甚堅。

豬八戒好吃懶做、色心不去,入贅高老莊,已然奇了,更奇的是孫悟空悟性奇高,善能降妖捉怪,以通天入地之能,一心保肉體凡胎的唐僧去西天取經。

最奇之處,還是聖僧玄奘,一旦誓上西天,則九死不悔,雖然取經路上,處處都有要吃「唐僧肉」的妖魔鬼怪,憑了四位高徒的扶持和各方神佛菩薩的保祐,每次都能逢凶化吉、遇難呈祥,終於得上雷音,功德圓滿。——轉載自神韻藝術團網站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