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文化 鑑往知來

瘟疫中的死生 誰來定?

史籍中所記載的——瘟疫的發生皆有定數,那麼人所施行的那些防控措施,是否就是徒勞的呢?筆者認為,在瘟疫肆虐的當下,人只有真正地仰望上天、反思自我,找到根本原因,才能躲避災禍。(Shutterstock/攝影)
史籍中所記載的——瘟疫的發生皆有定數,那麼人所施行的那些防控措施,是否就是徒勞的呢?筆者認為,在瘟疫肆虐的當下,人只有真正地仰望上天、反思自我,找到根本原因,才能躲避災禍。(Shutterstock/攝影)

文/周曉輝
不管人是否相信,世間的一切都是由神安排的,包括災難、包括人的生死。人的德行高,災難就少。人心不古,自私自利,災難自然就多。這個法則不僅適用於中國,也適用於全世界。

中國古籍中,有不少關於瘟疫的記載。古人發現,人間的瘟疫本質上都是由神根據人間善、惡來安排的,有時瘟神和疫鬼的出現會讓人知曉,以加深人們對此的認知。

瘟疫有安排

史載,南朝宋元嘉五年的秋天,一個「衣服臭敗,兩目無睛」的老婦人突然站在某些人家的門前,然後就消失不見。就在其出現的第二年的三月,被其光顧過的家庭都死於瘟疫。

明代,在錢希言所著的《獪園》裡記述道:湖北京山縣有戶姓蔣的人家,家中有個兒子,有一天夜裡「忽被人引出門」,見門外「數百小兒,著各色彩衣」,蔣氏子還沒看清楚,那些孩子突然一下子全消失了,地上只留下數百面小旗。蔣氏子心驚膽顫地蹲下身,俯首向小旗看去,只見上面都寫著「天下大亂」四個字。這時太陽升起,數百面小旗隱隱而沒。他反覆思忖也不知道該做何解……沒過多久,「里中疫病流行,蔣氏家口死者數十人,方知是疫鬼所為。」

清朝同治皇帝執政初年,雲南中部大亂,賊軍所到之處,殺人如麻,致使白骨遍野,都市縣城,皆空蕩無人。等戰亂平定,倖存的百姓正準備重振家園之時,又爆發了大瘟疫。

很多人不知不覺中被感染。他們開始時是身上先隆起一個小包,堅硬如石頭,顏色微紅,觸碰會很痛,不久人就全身發熱、胡言亂語。一旦患上瘟疫,有的當天就死、有的第二天死去。大夫們對此都束手無策。能倖存的人,千百人中只有一、兩個而已。

疫情最初在農村爆發。當疫情剛開始時,村民常在夜間見到鬼火,數量有幾百幾千,且成隊而行。如果走近,就能聽到鑼聲、鼓聲、鈴鐸聲、吹角聲、馬蹄聲、器械碰撞聲,月夜還見到有旗幟兵馬的景象。

此外,還有一件怪事是:往往有人忽然倒地,就像酣睡的人,第二天才醒來。醒後說有兵馬經過,被抓去搬送物品,從某個地方剛回來。有的人醒後說被派去送傳牌,牌上寫著大字「某官帶兵若干,赴某處,仰沿途供應如律。」幾天之後,牌上寫的那個地方,都發生了大瘟疫。

瘟疫很快從農村蔓延到城市,一家有病,十幾家鄰居都立刻搬家逃避,因此在道路上擁擠跌倒的不計其數,但是搬走依然無法倖免。有的全家都死光了,有人少的小村落,村民全部病死,絕無人跡。

東漢道家真人張道陵創立天師道,江西龍虎山為其祖庭,在飛升前他將象徵法器的丹藥、斬邪二劍、玉印等器物傳授給了長子張衡,並囑咐世世代代由張道陵家族的宗親子孫繼承衣缽。四大名著之一的《水滸傳》中,就有一章說的是宋仁宗因為京師開封瘟疫蔓延,特地遣派太尉洪信前往江西龍虎山,延請張天師前來祈禳瘟疫。

且說晚清時期的張道陵的後人張天師,依舊威名不減。一天,一位叫徐琪的侍郎在去廣東辦差的途中,入龍虎山拜見真人。路上他先遇見了一位老翁,老翁問他去哪裡,他說要去廣東,老翁請求與其同行,徐侍郎便答應了。

等他見到張天師,張天師問他是否見到了一位老翁,徐侍郎說見到了,並已同意帶他一起去廣東。張天師告訴他,那是疫神,曾多次想要越過龍虎山,都被自己擋下了,但現在身負朝廷使命的徐侍郎要帶其同行,自己就沒法阻擋了。徐侍郎又詢問躲避瘟疫之法,張天師道:「行疫高峰定在過年期間,到時可讓百姓提前過年,或者可以消弭。」

老祖天師張道陵。(孫明國/大紀元)老祖天師張道陵。(孫明國/大紀元)

果不其然,老翁到廣東後,廣東瘟疫遂起。有知情者在大門上書寫「徐琪在此」躲避瘟疫,徐侍郎則告訴百姓提前過年,燃放爆竹給神佛上供,很快,瘟疫就消失了。

瘟疫不侵這些人

既然瘟疫的發生是有安排的,背後有看不見的神鬼力量在操縱,那麼瘟疫下誰死、誰生,也皆有定數。

明代成化年間進士、曾官至兵部尚書、吏部尚書的陸完,未及第前曾遇到這樣一件事:一天,他外出正碰上下雨,便在一戶人家的屋簷下避雨。因雨太大,且沒有停歇的樣子,他就輕輕推開這家的大門,希望能坐下歇息片刻。等他一進屋,眼前的情形讓他大吃一驚:屋中橫七豎八倒著六、七個人,問了其中一個男子才知道,他們都感染了瘟疫,只能僵臥室內等死。陸完不懂醫術,又怕被傳染,只好退回到屋簷下,等雨停才離開。

幾天後,有人突然來到他的家中登門道謝,一看正是那天跟他說話的染疫男子,而今雖然面色不佳,但卻已病癒。男子對陸完說,前幾天全家生病的時候,每個人身邊都坐著三四個疫鬼,「一家頓有二、三十鬼,漸至困劇。」

就在陸完登門的那一天,門外傳來疾呼說:「陸尚書要來了。」而後衝進兩個穿著紅色衣服的人,揮劍朝著群鬼就是一通亂砍,嚇得群鬼四散奔逃。有個小鬼忙問:「哪個陸尚書啊?」有個大鬼回答他:「前村陸某之子,快逃吧!」說完便踰垣穿穴而去。等這些鬼跑光了沒多久,陸完就推開門來借椅子了,「由是一家得安。」

陸完能夠嚇跑疫鬼,應該是其德行所致,因為能做高官者大多都是有大福氣之人。

清朝道光十五年,杭州發生瘟疫,死了很多人,市中的棺材都售空了。杭州有金姓者於前一年除夕聽見門外有鬼聲,俄而又聽見有人說:「此家有節婦。」第二天大年初一打開門,見牆上畫一大紅圈,金某很詫異,以為是兒童胡鬧,也沒放在心上。「及夏間疫盛,鄰比諸家無一免者,而金姓獨無恙,始悟除夕紅圈,乃鬼神為之以識別也。」

金家的節婦姓錢,是金子梅都轉的伯母,守節已經三十多年了。守節孝婦,從來都為神鬼敬佩,正是其所積累的功德,才使一家免於災禍。

瘟疫肆虐的當下,人只有真正地仰望上天、反思自我,找到根本原因,才能躲避災禍。圖為清 陳枚《耕織圖‧祭神》。(維基百科)瘟疫肆虐的當下,人只有真正地仰望上天、反思自我,找到根本原因,才能躲避災禍。圖為清 陳枚《耕織圖‧祭神》。(維基百科)

清代學者朱梅叔在《埋憂集》裡也記述了一地發生瘟疫時的情況,「嘗有一家數十人,合門相枕藉死者,偶觸其氣必死。」有個書生名叫王玉錫,拜陳君山為師,陳君山家染疫,「父子妻孥五人一夜死,親鄰無人敢窺其門。」王玉錫毅然說:「我怎麼能坐視老師一家人,連屍骨都無人埋葬?」於是進得屋去,將死者一一棺殮之,最後才發現有個尚在襁褓的孩子「猶略有微息」。王玉錫將他抱出,找到醫生救回一命,而王玉錫也平安無事。看來,善良大義之人,瘟疫也是會繞過的。

如果真的如史籍中所記載的——瘟疫的發生皆有定數,那麼人所施行的那些防控措施,是否就是徒勞的呢?筆者認為,在瘟疫肆虐的當下,人只有真正地仰望上天、反思自我,找到根本原因,才能躲避災禍。◇